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动态系统 >> 正文

【看点·春韵】深呼吸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莉英箭一般冲出门,回头看了看,心有余悸。

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爸,你也太霸道了,都么格(什么)年代了,还干涉我的恋爱和婚姻自由。莉英愤然想道,鼻子发酸,一贯坚强的她没有控制住泪水,稀里哗啦淌下来。

刚才,就在刚才,与老爸的“战斗”异常激烈。

我与谁谈恋爱,与谁结婚,那是我的事,你无权干涉。莉英针锋相对,大声回敬老爸。

么格?你是我女儿,我不管哪个管?你长大了,翅膀硬了,不需要我管了。老爸瞪圆了眼,怒目而视,认为自己的权力和威望受到严重挑战,操起撮箕朝莉英打来。

莉英不愧从小受过老爸的严格训练,反应相当敏捷,立即跳开躲闪。“啪”的一声,撮箕砸在莉英的脚前,撮箕裂开了。好险!差一点就被砸中。莉英惊恐地看着老爸,腿微微颤抖。

老爸的脸气成猪肝色。

每次与老爸谈到自己与蔡纯刚的恋爱,老爸脸上的皱纹就紧急集合,说他离W城太远,会把你个傻闺女拐跑的。婚姻是人生大事,不是过家家,不能一时冲动。要谈就谈离得近的,知根知底的,比如……老爸恰到好处地戛然而止,没有说出“比如”后面的名字。

莉英明白老爸的意思,他看上老战友的儿子,老说那人如何如何好,想撮合他俩。

我都没见过一次,不晓得对方长得么格熊样,根本没有感情,要我嫁给他,岂不是天方夜谭,荒唐!莉英摇头笑道,觉得老爸的想法太搞笑,太不可思议。

老爸说,没有感情,相处久了,就有感情了。

爸,找对象不是去市场上买只小猫小狗,得有缘分,有那种心跳的感觉。没有那种感觉,就是处一辈子,也不可能有感情。唉,这个,你不懂。莉英对“牛”弹琴,当然,老爸不是牛。

我和你妈就见了一面,还不是过了一辈子。老爸振振有词地说。

你还好意思提及我妈,我妈过的么格日子,你心里最清楚。要不是你,我妈能那么早离开人世,让我成了没妈的孩子。莉英一激动,嘴没把门,把妈离世的事突噜出来,这可踩到了老爸的痛处。

老爸扬手要打莉英,莉英吓得缩了缩脖子。可扬起的手没有落下来,老爸转身走了,像泄了气的皮球,顿时蔫了。

爸——对不起!莉英冲老爸的背影说道,心里懊悔。

莉英深呼吸一下,强迫自己平静下来。这是老爸教给她控制情绪的一种办法,可事到临头,忘得一干二净。老爸也是,那火爆脾气不也没把持住。

老爸态度坚决,这可咋个办?莉英不愿意离开蔡纯刚,但也不想与老爸闹翻,老爸一个人,孤苦伶仃,她于心不忍。

莉英晓得,老爸的脾气就像炮仗,响了就响了,过后屁事没有。于是,莉英又偷偷摸回家,见老爸在卧房里。老爸捧着一个镜框,凝视着,发呆。镜框里有一张三人穿军装的黑白合影照,有些发黄。中间是个女孩子,笑得很甜,脸上有个小酒窝,英姿飒爽,非常漂亮。两边是两个男孩,都一脸阳光,一看三人的关系非比寻常。最左边那个就是老爸,老爸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帅哥。

这张照片是老爸的宝贝,老爸倍加珍惜,挂在卧室里,常取下来细看,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岁月。莉英曾问老爸,照片里那两人是谁?老爸除了叹气,么格也不说。莉英总怀疑照片里藏着老爸许多故事。

到了做饭时间,老爸从卧室出来,去厨房准备晚饭。别看老爸是个大老爷们,可厨艺不错。莉英见老爸心情不好,主动下厨,但没个头绪,后悔平时没向老爸学学厨艺。

还是我来吧,看你笨手笨脚的。老爸接过菜刀说,就你这样,嫁出去了老爸咋放心。

爸,你多虑了。我吉人自有天相,再说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嘛。是吗?老爸。莉英为了缓和气氛,俏皮地说。

唉!你呀你,啥时候能成熟。老爸边切菜边说。

爸,我都二十二了,大学毕业都快三年了,咋个还不成熟?莉英撅着嘴说。她见老爸心情好些,于是趁机旁敲侧击地说,爸,要不就同意算了。

同意么格?老爸回头瞅了一眼女儿,脸立即沉了下来,他晓得女儿话的意思。

莉英见情况不妙,连忙掩饰说,没,没么格。

答应两个条件,我就同意。老爸郑重地说。

啊?哪两个条件?莉英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惊讶道。

老爸说,一、要小蔡来W城考上公务员;二,做上门女婿。

爸,这是么格条件,太苛刻了。你晓得现在考公务员尤其在W城比登天还难,再说,纯刚他家里就他一个男孩,咋能做上门女婿。你,你这是变相拒绝,爸。莉英抱怨,一脸不快。

不答应那就拉倒。老爸说得非常干脆。

那好吧,我与纯刚说说。莉英只得勉强答应,心里却十分忐忑。

当纯刚知道这两个条件时,阴沉着脸,一言不发,他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良久,纯刚说,那你啥想法?

老爸提出这样的条件,我能有啥办法。莉英叹气道。

你老爸究竟是个啥样的人?我越来越好奇,这么不讲理。纯刚笑着说。

莉英翘嘴说,我不允许你说我爸的坏话。我能说,但你不能说。

纯刚见状,坏笑。

莉英缓缓说道——

老爸,是个转业军人,在银行工作,端着铁饭碗。加之人长得帅,追他的女孩排成长队。可老爸一个没相中,好像一直在等谁,三十多了还是孤家寡人。后来经人介绍,认识了当教师的妈,没两个月就结婚了。这叫闪婚,从后来的情况来看,老爸这样做,过于草率,对自己对妈都不负责任。

他俩没什么感情,纯粹凑合过日子。他们的结合绝对是悲哀。各忙各的,一天到晚说不到三两句话,谁也不搭理谁。这是家庭冷暴力,处在这样的环境里,我是冷暴力的受害者。

在我十岁那年,他们之间终于爆发了“战争”,战争很激烈。那天,妈妈忍无可忍,大声抱怨道,抱着镜框看了又看,能看出花来?

我看看照片又咋啦?老爸站起来怒视妈妈。

那你咋不与镜框结婚?整天耷拉个脸,好像谁前世欠你的。妈妈数落老爸。

两人在拉扯中,“当”的一声镜框掉在地上,碎了。老爸惊愕不已,竟然动手打了妈妈,妈妈哭着跑出门,横过马路时,被车撞飞了,半个脑袋没了,惨不忍睹,再也没有爬起来。

老爸懊悔不已,直到现在,是老爸内心永远的痛。老爸含泪说,一日夫妻百日恩,何况生活了这么久。泪,始终没有掉下来。老爸是不会轻易掉泪的,因为他曾经是军人,骨子里永远是军人。

去年的深圳,冬天出奇的冷,居然下了雪,听说是二十年来头一遭。莉英站在租房小区前的街边等车,身旁放着行李箱。离春节还有半个多月,莉英就请假回W城,给老爸过生日。这是多年的习惯,雷打不动。老爸要她这次把纯刚带回去,当面谈谈,考考他。

纯刚找吴军去拿一件快递。吴军在深圳一家圆通快递公司打工,在一次给纯刚送快递时认识,与莉英竟然是老乡,比莉英大一岁。吴军偏瘦,但充满阳刚,做事干练。有次莉英笑着问,那么瘦,小时候肯定淘气,不好好吃饭,饿的。吴军说,我是乡下人,哪能与你们城里人比,条件差,营养不良。

可左等右等没见纯刚的身影,打电话不接,发微信不回。临上车不到一个小时,莉英以为他先去了火车站,就打的赶往车站。到自动取票机里取上票后,站前站内都寻了个遍,依然没找到他。莉英急了,她不习惯带现金,银行卡都由纯刚拿着,用微信支付了打的的车费,仅剩下四十多元。

纯刚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想问吴军,可没有吴军的电话,就微他。吴军马上回复了,要她别急,他立即赶过来。

不到一刻钟,吴军挎着行李包出现在莉英面前。一见面,莉英就问,纯刚找过你没有?

没有。我还纳闷呢。不过我已把包裹交给同事,呵呵。吴军笑着说,纯刚咋啦?不会是当逃兵吧?

莉英焦急地说,说得好好的,咋就没来呢?心里非常失落,想道,莫不是被老爸的两个条件吓跑了?难道几年的感情就这样功亏于篑?

上了车,见吴军坐在同一排,惊讶地问,你、你怎么也上车了?

咋啦?只许你上,就不许我上。吴军笑着说,真是巧了,与你同一趟车,我与别人换了座位,就坐在这儿了。

莉英连忙解释说,不是,你误会了。我是说你也回老家?

是啊。我妈病了,我不放心,回家看看。吴军收敛起笑容,凝重地说。

哦,阿姨病了,是该回去。那你家里其他人呢?莉英关心地问。

我爸前年就去世了,家里就我和妈两人,哎!妈的身体一直不太好,是个药罐子。吴军叹气说。

莉英还想着纯刚,心里闷闷不乐,回家咋向老爸交待,不愿被老爸笑话。这可咋办?纯刚也真是,有事不打声招呼,把钱全带走了,害得自己差点讨米要饭。这事纯刚做得太不地道,想起就来气。

还在想纯刚?放心吧,一个大老爷们能有啥事。吴军开导莉英。莉英苦笑,凝视窗外,失神发呆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闷上心来瞌睡多,一会俩眼皮合在了一起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醒来时发觉身上多了件夹克,吴军仅穿着一件T恤衫,两手抱在胸前,靠着椅背,腰杆笔直,闭目养神。

莉英心里涌起一丝暖意,忙把夹克还给吴军,笑曰,谢啦!吴军接过衣服,穿在身上,说,这样睡着容易受凉,当心感冒。

四个多小时后到了邵阳,已是傍晚,暮霭沉沉,风呜呜着,寒气袭人。一下车,莉英和吴军就上了一辆私家商务车,晚上九点赶到W城。站在W城,莉英感到踏实和亲切,她东张西望,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,油然而生失落之感。给车费时,莉英对司机说,我身上钱不够了,麻烦你等等,我老爸马上就到。

那司机满腹狐疑地审视莉英半天,没吭气。

给,还有她的。吴军将三两张红票子递给司机。司机找给吴军零钱,用鄙夷的眼神瞅了莉英一眼,车“轰”的一声走了。

谢谢啊!一会我爸来了,让他把钱还给你。莉英微笑着说。

客气干嘛!谁没有个难处。吴军说。

你们到了,我跑到对面去接,咋等也不见你们。看对面有人下车,有点像,过来一看,果然是你们。老爸一脸严肃,说着就往后备箱提行李,

坏了,老爸把吴军当成纯刚了。这可咋办?干脆……莉英灵机一动,计上心来,对吴军说,纯刚,这是我老爸。

啊?我,我……吴军被莉英搞糊涂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啊么格啊,还不打个招呼。莉英用手偷偷捅了一下吴军的后背,吴军好像明白点啥,连忙说,叔叔好!叔叔你歇着,我来提行李。

把莉英的行李提上车,自己的仍在原地,吴军站在那儿,不知如何是好。莉英说,你傻站着干嘛,把行李全部提上车,去我家。

我,我……吴军语无伦次。

大老远来了,不去我家,难道住大街上?莉英大声说,而后又低声说,请你当一回我的男朋友,别让我老爸看我笑话,拜托了!

噢,噢,我明白了,明白了。好嘞,看我的。吴军心里美滋滋的。

吃了晚饭,老爸要正式面谈,地点在老爸的卧室。

莉英想参加,被老爸推了出来。老爸说,这是男人之间的事,你就别掺乎了。莉英一出卧室,门就被关上。莉英心里七上八下,生怕吴军露陷,贴在门口偷听。

一会,卧室的门开了,吴军走了出来,径直从自己行李包里拿出两瓶白酒,进了卧室,门又被关上。

咋啦?老爸要考吴军的酒量?可老爸几乎滴酒不沾。老爸在搞么格名堂?莉英心里嘀咕。

莉英继续侧耳静听。须臾,“咣当”一声,么格东西砸在地上,碎了。莉英吓得心惊肉跳,心想坏了。正要撞门而入制止时,又传来“哈哈”的大笑声,是老爸的大嗓门。

“喝,谁不喝谁他妈的就不是军人。”吴军高声说。

“喝!”老爸的声音,“年轻人,不,不准说粗话。”

接着,就是碰杯的声音。莉英手按胸口,低声自言道,妈呀!一惊一乍地,吓死我了。

屋内,嘀嘀咕咕,听不甚清楚。不久,猜拳喝酒声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。慢慢地归于平静,最后卧室内一点动静都没有。莉英听着听着就睡着了,醒来时已是后半夜,确切地说,是被冻醒的。莉英站起来推门一看,卧室内一片狼藉,地上有打碎的玻璃片,床头柜被挪到宽敞处,上面有两个酒杯,两个空瓶子,一个倒着。两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莉英帮他们脱掉鞋子,挪正,盖上被子。这时,老爸梦呓道,卫兵,晓梅,我,我对不住你们!晓梅,我想你!你别离开我,好不好?

爸,你说么格?莉英低声问。老爸砸吧一下嘴,翻过身,鼾声顿起,像煮饺子。

卫兵是谁?晓梅又是谁?莉英自言自语,抬头看看墙上的那个镜框,莫非?

莉英醒来,天已大亮,云翳消散,太阳还躲在远山的东边。老爸和吴军都早早起床,老爸在厨房忙乎,为莉英和吴军准备早餐,看上去心情不错。

老爸,起这么早,昨晚没少喝?莉英伏在老爸的肩膀上,笑着说。

我,我没喝,我从来不喝酒。老爸矢口否认,像个撒谎的孩子。而后转移话题,喊道,吴军吃早饭了。

爸,你叫错了,他是纯刚,不是吴么格军。莉英忙纠正老爸,心想,遭了!穿帮了。莉英顿时紧张起来。

癫痫病发作摔倒有药治疗吗
为什么感冒羊癫疯就会发作
阜阳治疗癫痫的医院

友情链接:

绳之以法网 | 黄金岛公会 | 长沙名小吃 | 产后天子宫大小 | 京剧花脸名段欣赏 | 男孩穷养 | 止损委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