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龙柏香榭苑 >> 正文

【江南】一件事只有一种可能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我说个事,信不信由你。

这天中午,我和几个朋友在小饭店喝了酒。出来时,他们非要用一个破车送送我,我坚持说,我走路,我要消化消化。他们认定我是客气,齐心协力要把我弄上车。我不愿就范,双手推着车门双脚乱蹬,嘴里还哇哇乱叫。因为我们都喝了酒,双方的动作也都有些过火,场面很像是发生了绑架什么的事。当时,我比他们几个要稍稍清醒点,当然关键还在于我寡不敌众。我的骨头一软,人立即滚进了车内。

车子开了几百米,我嚷着我到了我要下车了。他们想都没想,停车就把我像垃圾一样扔掉了。我刚站稳还没骂一句,这个破车一声吼不见了跟踪。我惊出一身冷汗,酒当即醒了一半。我红光满面走在热闹的街上,嘴里面的酒香味道好极了。这个时候,我发现有个女人跟着我。我是男人,又是个刚刚喝过酒的男人,我怕谁!我昂首挺胸走自己的路,发现这个女人还是跟着我。我决定停下来,这个女人也停下来了。她看上去30岁左右,面容清秀,身材也不错,总之是一个有模有样的女人。

我不认识这个女人,所以我不会和这个陌生女人说话。这个女人主动走过来,她的脸色灿烂起来说,老公,老公我总算找到你了!我惊出了一身汗,酒也全醒了。我看了看四周,发现只有我站在这个女人的面前。我本能地倒退两步说,你说什么?我不认识你!这个女人居然追上几步,激动地拉住我的衣服说,老公,你不能走,我们回家去。我失态地打掉了她的手说,你放开我,谁是你的老公。女人被我打掉的手又顽强地拉住我说,我不让你走,老公,有人要杀我。

我想努力挣脱这个女人,这个女人则不顾一切紧紧扭住我。我们一男一女在大街上扭来扭去的,把旁人看得我们就是一对夫妻了。这个女人坚持说我是她的老公,我急得披肝沥胆声明我不是她的老公。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,有人悄悄提醒我报警。我一向是个遵纪守法的老实人,从来没有报过警。我用力推开几乎抱住我的女人说,你不要再闹了,我叫警察来行了吧!我边说边报了警。

一会儿,110警车来。警察说,是谁报的警?我像见到大救星似的说,是我是我,是我报的警!警察看到我和一个女人扭地一起,脸上露出不悦说,你这是怎么回事?我推了推糖一样粘在我身上的女人说,这个女人我不认识,她找我的麻烦。警察看了看这个女人说,你不认识她,她为什么抱着你?围观的人一阵哄笑,弄得我哭笑不得。我心烦意乱地说,警察同志,我真的不认识她,求求你们了,把她弄走吧。这个女人突然理直气壮说,他是我老公!

我急得要哭了,我说,你疯了呀,我怎么会是你老公,难道有老公不认识老婆的吗!警察拉了拉这个女人说,你说他是你老公,他叫什么名字?我为警察的英明果断而欢欣鼓舞,我推着这个女人说,说呀,你说呀,警察在问你呢?我边说边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,暗示警察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。警察对我的暗示无动于衷,在事情未调查清楚之前,他们不会相信我的一家之言。女人抬起头来,脸上掠过一阵羞涩说,阿毛,他叫阿毛,是我老公!

我总算可以轻轻松松笑了,我对警察说,我不叫阿毛,她错了。警察没有笑,警察严肃地说,请你出示身份证。我一听马上笑不出来了,警察看到我没有出示身份证的诚意,又说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。我说,我没带身份证,我的身份证在办公室的包里。警察说,你没带身份证,我们怎么核实你的身份。我垂头丧气地说,这个事怎么办?女人拉起我说,走吧,老公,我们回家去。我老羞成怒把女人差点推倒在地,我大声说,去你的吧,谁是你老公!

警察批评了我的暴行说,你怎么能打人,谁让你动手的!女人不怕牺牲又冲上来扭住我说,老公,老公我们走吧,有人要杀我了呀。我对警察说,你们听你们听听,这个女人不是胡言乱语是什么。警察想了想说,这个事我们也解决不了,我们把你们移交给当地派出所吧。我当然非常不愿意去派出所,我清清白白老老实实的为什么要去派出所。但不去我就逃不脱这个女人的纠缠,因为她一直牢牢控制着我。

派出所的赵警官接待了我们,赵警官问我是怎么回事?我把自己的不幸遭遇陈述了一遍,我一再强调我不叫阿毛,阿毛不可能是我,我绝对不是这个女人的老公。赵警官又问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?这个女人欣喜地说我找到了自己的老公,我老公叫阿毛。赵警官听了我和这个女人的陈述后,开口就要看我和这个女人的身份证。我当然拿不出身份证,这个女人也拿不出身份证。我说我去拿身份证,这个女人坚决不同意我离开,赵警官也说,你不能走,你走了这个女人不好办。我想了想说,要么请你打个电话给我的同事,让他们来证明我的身份。赵警官马上说,这个行不通,你叫来的人不能证明你是谁。

我郁闷得要晕过去了,我恳请赵警官主持公道,务必要还我清白。这个时候,女人提出要上厕所,我窍喜逃跑的机会终于来了。赵警官当即看穿了我的阴谋说,你不能走,事情没有结果你们都不能走。我真要哭,我带着哭腔说,赵警官,放了我吧,你行行好。赵警官说,赵警官毫不含糊地说,你怎么能走呢,这个女人是你带来的,她应该由你负责。我真是到了有口难辩的地步,我万分焦急地说,哎呀,赵警官,我和这个女人确实没有关系,你怎么能让我负责呢!

我真的要走了,赵警官真的把我拉住了说,我从警十多年了,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。我说,是呀,赵警官,我活这么大也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。赵警官想了想,问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?女人平静地说,我叫阿凤。赵警官又问,你家住在哪里?这个女人深情地看了我一眼说,你问阿毛,他都知道的。赵警官面对这个女人无可奈何了,他应该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不正常,可赵警官又有什么办法呢?

我突然想起来,我总算想起来了。前段时间,我们这座城市的电视台,曾经播出过一个有精神病的女人错认老公的事。我如获至宝向赵警官悄悄说了这个事,赵警官不知是记不起这个事,还是对我说的这个事不感兴趣,他居然翻着白眼像个白痴。后来赵警官没头没脑问我,你说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我的感觉是,赵警官的这个问题是脱裤子放屁。为了有求于赵警官能尽快解决这个倒霉的事,我只好装腔作势地想了想说,可能她认错人了,可能她受到刺激了,可能她的脑子出问题了。

赵警官对我的这种回答非常烦恼,他说,有这么多的可能吗?是不是还有可能你是她的老公?我为自己的“聪明”差点付出了代价,我急忙低下头来当“孙子”说,赵警官,你别误会了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真的,赵警官,我说这个话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自己这么想想而已。赵警官看出了我的诚心诚意,他左看右看我都不像是个花心的男人。赵警官终于心平气和和我商量对策,他说,你说这个事怎么办才好?我说,赵警官,你放了我吧。赵警官不高兴了,他板起脸来说,这不行,这是不可能的!我露出哭一样的笑说,赵警官,这个女人不是我什么人,也不是你什么人,和我和你都没关系,管她呢。赵警官严肃地说,你不能走,你怎么能走,你走了这个女人怎么办?

我的老天呀,说来说去弄来弄去的半天,怎么又回到了老地方上。我说,赵警官,你不让我走是没道理的,我要告你去。赵警官说,你怎么能这么说话,我是一个警察,这是我的工作,我也没办法呀。赵警官又说,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我刚想说出我的名字,想了想不能告诉他。我觉得我已经够麻烦了,如果身份暴露得越多麻烦一定会越大。我说,对不起,赵警官,我不能告诉你,反正我不叫阿毛。赵警官吃惊地说,为什么?我说,没有为什么,我不想告诉你,除非你放了我!赵警官对我一点没有办法,他没有权力强迫我说出我的名字。

下班时间快到了,赵警官急了,我当然更急。一个下午过去了,可问题还是解决不了。赵警官开始病急乱投医,他打电话给民政局,把事情经过说了个大概。民政局的人也正要下班了,根本没有心思对付这种麻烦事。赵警官在电话里无助地嚎叫,连我都看得赵警官很可怜了。赵警官不理我,铁青着脸哗哗地翻电话簿,然后打了几次电话摔了几次电话。赵警官的同事都脱下警服换上了便服,可赵警官手头的这个事处理得一点没头绪。

我说,赵警官,你叫这个女人明天再来吧。赵警官瞪了我一眼,突然一拍桌子说,你去说,你以为我愿意陪着你们呀!我先是愣了愣,接着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拔腿就跑。赵警官毕竟是个警察,他突然伸手拉住了我说,你不能走,你真的不能走。这个事我要和你商量了,你能不能先把这个女人领回家,我们明天再处理这个事吧!我听了赵警官的话,当即目瞪口呆了,过了一会儿,才结结巴巴说,赵警官,你说什么?这个话是你说的,你要我把这个女人领回家。我家里有老婆有孩子,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。赵警官一脸苦笑着说,那你说这个事怎么办?

天渐渐黑了,我老婆打电话问我,怎么还没回家?我老老实实把事情叙述了一遍,我老婆当然死也不相信会有这种事,认定我在外面做了见不得人的臭事。我苦口婆心解释了几分钟,电话费付出了不少,但我老婆就是打死她也不相信。我只好恳请赵警官为我做证,赵警官对我老婆说,我说的话句句是实话,如果不信可到派出所核实。

我老婆饭也不做赶到了派出所,一见这个女人就开骂。这个女人更加依靠着我,还口口声声称呼我“老公”。女人对同类的冲动是天生的,我老婆一下子怒火万丈了,她冲上来就对这个女人拳打脚踢。赵警官连忙上前劝架,这个女人死拉着我不放手,场面一度混乱到差点失控。在我和赵警官杀猪般的嚎叫后,我老婆终于平静下来了,她发现自己的这个对手确实与众不同。我趁机向我老婆做进一步的解释工作和思想工作,赵警官赶紧打电话报告所长,并请示这个事该怎么办?所长的意思是,劝说这个女人和我都先回家去,然后明天再来解决问题。赵警官说他们的所长是这么说的,我听了简直想又哭又笑。

当然,赵警官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,他恨不得不想当这个警察了。赵警官说,谁也不想走了,我们都在所里过夜。我和我老婆吃惊地说,什么?赵警官,你想拘留我们。赵警官说,我怎么能拘留你们,我有什么权力拘留你们。如果这算拘留,我不是也把自己拘留了,这是没有办法呀!我和我老婆傻了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说什么才好了。赵警官又说,就这么定了,我叫人买盒饭去。我老婆突然气呼呼地说,我不吃,家里好好的有饭吃,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吃盒饭。

我居然劝我老婆说,吃了吧,吃了饭再说。我老婆非常疑惑地看着我,眼神也是陌生的,她一定觉得我的脑子是不是出了点问题。我觉得我没有什么不正常的,我继续说,我们现在走不了,赵警官已经请人去买盒饭了,不吃不好意思吧。我老婆盯着我说,你吃个饱,我走了。我老婆头也不回地走掉了,我不知道我老婆为什么要生这么大的气,吃饭的时候到了吃饭没有什么不好。

赵警官边吃饭边问这个女人,你吃完饭后准备怎么办?这个女人可能饿了,捧着盒子大口大口往嘴里扒饭。我说,赵警官,你问她不如问墙壁好。我觉得现在要尽快找到她的家人,让她的亲人把她领回家去。赵警官嚼着饭菜说,你聪明呀,你去找她的亲人吧。赵警官心有不甘地又说,喂,阿凤,你吃完饭准备怎么办?这个女人头也不抬地说,我和老公回家去,老公就是我的亲人,你们不用去找了。这个女人的话,差点吓破了我的胆,看来这个事情真的要没完没了。

赵警官平静地说,阿凤,你一个人先回家去,怎么样?这个女人像受到了惊吓,扔掉手里的饭盒抓住我说,不不不,我要和我老公一起回家去。我怕,我真的很怕,我怕有人要杀了我。我装出笑来说,不要怕,没人会杀你的。你先回去,我马上来了。赵警官也说,我送你回家去,谁敢杀你,我是警察!我们都没把这个女人的话当话听,我们想方设法想尽快把这个女人弄回家,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。可这个女人没上我们的当,她紧紧拉着我说,我要和老公回家,老公不回家我也不回家。你们不知道,真的有人要杀我。赵警官说,他们为什么要杀你?赵警官说这话的时候,正在扔手里的空饭盒。这个女人哆嗦了,她脸色苍白地说,因为我看到他们杀人了。

赵警官懒洋洋扔了手里面的空饭盒说,你看到有人杀人了,你不是在做梦吧。我在一旁暗暗发笑,我故意说,赵警官,你听到了吧,她说的事可不是小事,人命关天呀,你们警察不能不管这个事。赵警官已经够烦了,我这么幸灾乐祸一挑逗,赵警官真的生气了,他黑着脸冲这个女人说,你说,你说说,他们是怎么杀人的?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听听这个女人的胡言乱语也好。这个女人瞪着一双惊慌的眼睛,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。赵警官一点办法也没有了,只好拖过一把椅子坐到这个女人的对面,继续耐心地做她的思想工作。

赵警官说,阿凤,你说给我听听,你把你看到的告诉我。我是警察,警察是抓坏人的。我笑出声来说,赵警官说得对,你一定要老老实实说真话。这个女人想了想说,真的吗?我抢过话头说,当然是真的,警察不会骗你的。赵警官对我的表现非常反感,说阿毛你少说两句好不好,现在是我在问话,没你的事。我没犯罪也没犯错误,警察有什么了不起的。我说,赵警官,我不叫阿毛,阿毛不是我,阿毛是阿凤的老公,你怎么也弄糊涂了。赵警官相当郁闷了,看样子想给我一巴掌。可赵警官毕竟还是清醒的,他最郁闷也不能对我这个遵纪守法的公民动手动脚。

患上了癫痫病要怎样治疗
羊癫疯治疗误区
如何护理脑外伤后癫痫

友情链接:

绳之以法网 | 黄金岛公会 | 长沙名小吃 | 产后天子宫大小 | 京剧花脸名段欣赏 | 男孩穷养 | 止损委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