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猫和老鼠童装骗局 >> 正文

【军警杯★小说】母狼------那些年,那些事之三十一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狼崽和狗崽有区别,明眼人一眼就能看明白,狗崽的眼里是哀怜,而狼崽的目光中,闪着凶悍。别看抱着时,它不叫不咬,那是它知道自己太幼小,还没能力咬人,不过,你会从它的目光里,看到它内心的不屈和倔犟。

祥生是在北山南坡的一个石洞里发现狼崽的,两只,灰白色,发现时,两只狼崽在玩,互相追咬着,呲牙咧嘴的,不时的还躺在地上打滚。

祥生的脚步声,惊扰了狼崽,狼崽们静下来,竖起耳朵听,突然,迅疾地逃向窝。

祥生也看到了狼崽,聪明的祥生,堵在狼窝前。

两只狼崽,停住,看着祥生,哀鸣般的叫,(小的狼还不会嚎)狼崽是在叫妈妈,他们知道有妈妈在,人,也拿他们没办法。

祥生哈哈大笑,像个胜利者,轻蔑地看着狼崽。

两只狼崽,没逃,也不叫,而是趴着,默默地看着祥生。它们也知道,它们没办法了。

祥生夹着狼崽,回到了青年点,一路上,狼崽叫的凄惨。

祥生找来一只木箱子,就算是狼崽的窝了,又熬了一碗玉米粥,放在箱里,狼崽瞅都不瞅,趴在那里,不叫,不嚷,眼里有泪光在闪。

天刚黑,就有狼在院外嚎,嚎得哀怨,嚎得凄凉。

祥生得意的隔窗看,看不到母狼,但能看到两束贼亮的目光。

两只狼崽骚动不安,就是叫,不停地叫,叫的凄惨。

文孝踹了祥生一脚:“闲得呀,狼崽也往点里抱,你听听,吓人不?”

祥生嘿嘿地笑了:“多有意思,你在城里能看到,还是能想到?”

“狼急了能吃人,你小心点吧。”

母狼嚎了半宿,后来没声了,可能是走了。

第二天的夜里,母狼又来了,嚎得比昨天还惨,仿佛在哭。

祥生听着头发都竖了起来,浑身起鸡皮疙瘩,心有些慌,还是送回去吧,狼可真不是好玩的。

天亮了,祥生抱着木箱,往北山走,没走几步,就觉得身后有声响,回头四下一撒麻,看到了母狼,吓得转身就跑,逃回青年点,插上门,大口地喘气,浑身颤抖。

祥生怕了,想送回狼崽,又不敢出门;不送,又担心母狼晚上再来。文孝干活回来,就央求文孝陪他一起去。文孝说:“你饶了我吧,跟你送死去呀?”

这一夜,祥生没睡着。

母狼又来了,听不到孩子们的叫声,母狼发疯了,不仅狂嚎,还趴在窗台上,用前爪“啪啪”的拍窗户。

点里的同学本来就不多,还有两个回家的,就剩他和文孝。文孝蒙着大被不露头,祥生吓得坐在地上,只会哆嗦了。

母狼跳进猪圈,三口两口的咬死了圈里的猪。看看没啥报复的,就又跑到附近的老农家,见鸡咬鸡,见猪咬猪,一家的狼狗,汪汪地叫着,想吓吓母狼,母狼就一口。就掐断了狼狗的喉咙。

这一夜,母狼把村里闹了个天翻地覆。

亮天,古家和就来到了青年点。

祥生像见到救星一样,拽着古家和的衣襟:“队长,快想想办法吧,不得了啦,不得了啦。”

“你以为狼崽是好玩的?”

“我错了,队长,我错了。”

“孬种,能请神,不能送神;抱着箱子,跟我走。”

“去哪呀?队长。”

“北山。”

“不不不,我可不去,我可不去。”

“你不去,谁去?快点跟我走吧。”

祥生拽着文孝,抱着装狼崽的箱子,跟着古家和向北山走去。他腿都软了,走路没了力气。

母狼站在北山上,远远的就看见了走来的三个人,随风飘来孩子们身上的气味,它知道,孩子们回来了,心中的气消了大半。它慢慢地走到离窝只十米的地方站住,等待着。

古家和看到了母狼,犹豫了,想想还是没停脚步。

走到狼窝,古家和轻轻的,把狼崽放下,又把一块从家带来的猪肉,放在狼窝口处,朝母狼招招手,喊了一声:“孩子给你送回来了。”然后,领着祥生和文孝下山了。

母狼飞也似地跑来,摇头摆尾,用嘴亲昵的爱抚着两只狼崽,眼里有泪滚下。

癫痫病饮食护理有哪些
湖北羊癫疯医院
癫痫病患者的手术治疗

友情链接:

绳之以法网 | 黄金岛公会 | 长沙名小吃 | 产后天子宫大小 | 京剧花脸名段欣赏 | 男孩穷养 | 止损委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