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汽车贷款担保公司 >> 正文

【家园】孽婚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2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玲玲出生在一个混合家庭里。她妈妈张琴和吴启刚结婚时,已怀孕三个多月了,但她隐瞒了。而吴启刚当时,有一个七岁的男孩。

张琴出生在农村里,生长在农村里,本来学习很好,因为在高中阶段,深陷于一场全校皆知的轰轰烈烈的爱情里无法自拔,导致学习一落千丈,而那个男生却顺利地升入大学。在开学的前夕,那个男生依然对她海誓山盟,发誓一定要娶她,于是,连着几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她把自己的初夜,献给了那个男生。其实,张琴还是很美的,一米六八的个子,皮肤白皙娇嫩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如蓝色的多瑙河,更如约翰斯特劳斯的浪漫圆舞曲,让谁看上一眼,都会不由自主地喜欢上。所以,那时,校园里追求她的男生很多,但她唯独喜欢上了他,甚至不顾老师和同学的嘲笑,大搞校园恋情。甚至连高考的考场外,也是他们俩你侬我侬的园地。

男生走了,把浪漫的张琴的心,也全部带走了。刚开始一个月,接到张琴的来信,还断断续续地回封信。又过了一个多月,那男生就彻底地、和张琴断了联系,信不回,连张琴的QQ也拉黑了。

而张琴,哪里接受的了,整天以泪洗面,茶思不进,饭思不香,一天天地,窝在自己的闺房里,不出来。她总是幻想着男生还会回来,甚至吵着闹着,要去遥远的省城里,去找他。是她父亲拦住了。

“琴儿,你还不嫌给我丢人,人家就是玩玩你,你还当真了?你快死了这条心吧!”

或许是父亲的话,彻底点醒了她,她不再闹了,但她在堕了胎以后,更加破罐子破摔了。整天不着家,和村里的几个下乡干部厮混在一起。人家都有家有口的了,但张琴不管这些,她要报复那个男生,越轻薄越好,越裸露越好,大冬天,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,她只穿了一件露肚脐的吊带,单裤,外面套一件人家给她买的仿貂皮大衣,连村里人都看着辣眼睛。但张琴不在乎,仗着自己年轻,有几分姿色,天天喝的东倒西歪的,一旦例假不按时来了,就靠吃堕胎药解决。

张琴父亲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后来,在一个远方亲戚的介绍下,连彩礼也没要,就把她草草嫁给了吴启刚,一个在县城里某局上班的副科级干部。吴启刚呢,三十五岁,比张琴大十三岁,样子看着很绅士,也是因为自己出轨,整日不回家,老婆实在气不过,多次苦口相劝,甚至到吴启刚单位里大吵大闹,也无济于事,被逼想不开,从住的七楼纵身一跳,自杀了,留下一个可怜的七岁男孩,小林子。

看在吴启刚是大学毕业,又是副科级干部,模样还很帅,张琴那爱慕虚荣的心,动了,“自己不是一直要找个大学毕业生吗?这不就在身边吗?”看着吴启刚各方面的条件也不错,尽管大了十几岁,张琴也就觉得无所谓了,“那么多娱乐圈的明星,不也年龄相差很多吗?再说,嫁过去,有房又有车,这得少奋斗多少年啊!”结婚时那一长溜奔驰宝马婚车,很是风光,也的确让张琴过了一把瘾。

婚后,张琴也决心收收心,准备好好过日子呀。但不到七个月,玲玲就出生了。再看出生证明上,张琴是A型血,吴启刚是O型血,丈夫吴启刚断定,玲玲不是自己的种,不是亲生的。

而玲玲呢,不知为啥,从生下来,因为张琴没啥奶水,就不停地哭。白天哭,夜里也哭,哭个没完没了,哭得天昏地暗。年轻的张琴,是第一次当妈妈,冲奶粉也是第一次,不是烫,就是凉。本就没有耐心,看着玲玲哭个没完,哄也哄不住,心里也是焦急、麻烦。而丈夫吴启刚在玲玲出生不久,得知不是自己亲生的,本就嫌弃,因为夜夜听着哭,心里烦,就以单位工作忙,需要加班,常常不回家了,天天在外面和那些旧情复燃了,夜夜笙歌,把酒言欢。

吴启刚的儿子小林子,在他们结婚时,暂时被寄养在了姥姥家,待爸爸结了婚后,就被姥姥家送回了爸爸的身边。小林子,尽管只有七岁,但虎头虎脑的,人小鬼大,目睹了爸爸出轨,又逼死妈妈,心里就对吴启刚记恨在心。这次,又见爸爸娶回个年轻的“姐姐”,在姥姥家人的教唆下,无论吴启刚怎么要求他叫张琴“妈妈”,他都死活不张口。不仅这样,他还把对父亲的恨,迁怒于后妈张琴,频繁地做着恶作剧:在张琴做的饭里,撒一大把盐,咸的吃不得;把张琴喂奶的奶瓶,扎了几个眼;甚至把张琴给玲玲准备的尿布,都用剪子剪成了碎条条;把家里养的仙人掌,一根一根把刺拔下来,偷偷塞在玲玲的襁褓里……看着玲玲哭,他反倒得意洋洋地大笑。张琴原本想当好慈善的后妈,但在得知小林子干的这些事后,开始,经常反馈给他爸吴启刚,但吴启刚不以为然,总是搪塞着说,“小林子还是个小孩子,你就担待他一些吧。再说,也不一定是他干的。”

张琴看丈夫不管,就在他不在家时,发现小林子的小动作后,要揍小林。小林子可不吃她这一套,拿着剪子和后妈对决。在爸爸偶尔回来后,告张琴的状,要不就打电话向爸爸告状。

玲玲不停的哭,丈夫吴启刚的不管不顾,爱答不理,小林子的不断报复,让张琴夜里也睡不好觉,心力交瘁,产后不久,就患上了抑郁症。

张琴认为,一切的祸端,都是因玲玲不是吴启刚亲生的而导致的。但她从未思考过,是玲玲的脾胃不适,导致难受,而哭个不止。于是,她常常把无名火撒在幼小的玲玲身上。所以,在玲玲不到一岁时,她就常常打骂她,让玲玲饥一顿,饱一顿,甚至在冷冻寒天的夜里,嫌玲玲哭个不停,心烦,把她扔到防盗门外。直到天亮,等再捡回来时,还是婴儿的玲玲,已面色青紫,几乎不能呼吸。

倒是小林子,看到玲玲实在可怜,想着自己的不幸命运,早早失去了母爱,就暗生出一片童贞的同情心,常常把玲玲抱在自己不大身躯的怀抱里,学着哄她,学着给玲玲当着小哥哥。有时,还会在张琴把玲玲扔到室外时,偷偷起来,把她捡回来。

待玲玲长到两岁时,还是常常地哭个不停,尤其是面对她妈妈张琴时。当然,也有例外,每当小林子哄她时,她就马上会止住哭声,甚至露出稚嫩的笑脸,喊着“哥哥,哥哥!”

而张琴,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,丈夫吴启刚经常一个月也不回来一次,上了学的小林子还在和她变本加厉地作对,于是,抑郁症状也在加剧,人也变得消瘦,不再那么风韵好看了,还经常颠三倒四,做饭时,会把酱油和醋弄混,盐和糖弄错,做出的饭,不是酸,就是咸。

到玲玲三岁时,吴启刚外面养的女人,也怀孕了,为了争正室,一天天地逼着吴启刚离婚,甚至把挑衅的电话,打到了张琴这里,让她不堪其扰。

张琴年迈的父母看在眼里,目睹女儿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一会儿揪着玲玲的头发,毒打一顿,听着外孙女的声声无助的哭声,觉得这样下去,也不是个办法,于是,二老做主,让张琴和吴启刚协议离婚了。

不久,吴启刚又结婚了,而小林子又辗转到了接下来的后妈身边。听说,这个后妈很是厉害,不仅克扣小林子的生活费,还常常在赌钱输了后,将他打得满身是伤。小林子在咬牙忍痛,实在忍不住的时候,就会想起可怜的妹妹玲玲,“妹妹,你现在过的还好吗?”

张琴父母把女儿和外孙女玲玲接回了自己的家,在耐心宽慰、疏导,加上按时的知冷知热的饭菜的调养,张琴的身体,好多了。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了,也不那么封闭了,渐渐地,也愿意和村里人接触、聊天了。而玲玲,有了姥姥姥爷的呵护,尽管还是爱哭,但还是好多了。

玲玲快四岁时,好转了的张琴,在好心人的撮合下,又嫁了。这次,她没有太追求对方的身份和条件,嫁的是一个在天京市打工的木匠,叫张三,也是老家人,跟着人家搞装修。张三尽管也是离异的,孩子跟着前妻生活,自己负责按月给孩子转生活费。

婚后,张琴,跟着张三,到了天京城,一起打个小工。而玲玲,依然爱哭,动不动就哭个不停,张琴忍不住还是要打她、骂她,弱小的玲玲,身上,经常是青一块,紫一块。于是,张琴把她安置到了租房附近的幼儿园,寄宿制,一周接送一次。一次,幼儿园老师无意中看到玲玲身上的伤疤,抱着她,关切地问,“玲玲,这身上的伤,是谁打的?疼吗?”

玲玲犹豫了好久,哭着说,“是妈——妈打得,疼!”

“那你恨妈妈吗?”

“不恨!我爱妈——妈!”

看着可怜的玲玲,听着玲玲稚嫩的哭声,幼儿园老师也是潸然泪下,觉得玲玲好可怜。

在玲玲该上小学时,张琴和张三,又生下了属于他们二人的孩子,因为城里生活费太高,加上玲玲没有城市户口,入不了学,就又被张琴送回了老家的县城,上了小学。放学后住在了个人开设的寄宿家庭里,隔一个星期,年迈的姥姥姥爷,会坐客车,几十里,去给她送点儿吃的。

玲玲在这里,在寄宿阿姨和值班老师的亲切关怀下,渐渐不再哭了,原本内向的、不敢见生人的性格,也渐渐开朗了。而且,玲玲学习很用功,成绩在班里总是名列前茅。当只有阿姨和值班老师在时,玲玲总会情不自禁地为她们唱起,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块宝,没妈的孩子像根草……”唱着唱着,玲玲又哭了,阿姨和值班老师也跟着哭了,泪眼模糊。

但张琴除了寄钱回来,却很少回来看望女儿,或许是太忙了吧。

倒是上了初中的小林子,在得知玲玲所在的小学时,经常在周末,来看望玲玲,并把爸爸吴启刚留给自己的生活费,挤出一部分,强行地塞给玲玲,叮嘱她“别饿着,你正在长身体,别太委屈自己。”说完,小林子就头也不回地走了,留下玲玲,一个人越哭越难过……

后来,小林子和玲玲,都相继考入了外省的同一所大学,如大家所期望的那样,两人最终,走到了一起。简约的婚礼上,他俩没有邀请彼此的父母,却邀请了曾经的宿管阿姨和值班老师,作为他们爱情的见证者。当小林子深情地拥抱玲玲时,玲玲又哭了,那是幸福的泪啊!

癫痫病患者要怎么护理
湖南癫痫病专科医院比较好
药物应该怎么调整呢

友情链接:

绳之以法网 | 黄金岛公会 | 长沙名小吃 | 产后天子宫大小 | 京剧花脸名段欣赏 | 男孩穷养 | 止损委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