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止损委托 >> 正文

【流年】奶香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香妹的奶水也真是好,好得简直没的说,产后第二天居然就下了奶。奶子呢,胀得大香瓜似的,几乎都看到表皮下细细的血管了,还疼,忍不住就想挤,拇指和食指撮着奶头那么一挤,奶汁就喷泉似地滋出来了,好像还散着一股香味,满屋子都闻得到了。奶质呢,也是好得没的说,稠嘟嘟的,奶点子掉在地上竟然不碎。木生的妈看了就不停地啧嘴,夸香妹的奶水好。说她那会儿,七天头上才下的奶,还净是些稀水水,可把木生坑坏了,哭得要死要活的,就跌弄下毛病了,至今身子骨都显得弱。香妹当然是很自豪了,身体虽是极度的虚弱,却张罗着给小树叶喂奶了。

可香妹不会抱孩子,不知该抱哪儿,是腰还是腿,细皮嫩肉的,纸一样的小人儿,怕把她捏弄坏了。木生的妈便教着她怎么抱,用被子把小树叶裹得紧紧地送到她怀里。香妹一口一个小宝贝地唤着,将奶头塞进了小树叶粉嘟嘟的小嘴里。这两天小家伙得到的也只是筷头尖那么一小点蜂蜜,肯定是饿急了,两只小手一只攀着香妹的这只奶子,一只动着她的那只奶子,小嘴使劲地吮吸着,吃得咕咚咕咚地,嘴边还漩着奶沫子呢。木生的妈又啧嘴,真能吃啊,还是个丫头呢,比小子都能吃。香妹怕小树叶呛着,想调换个姿势,手臂轻轻一动,小家伙却以为是不给她吃了,蹬着小腿哭起来,两只手一抓一抓的。香妹又笑,想想就把另一只塞给了她,她这只真是憋得慌呢。小家伙就不哭了,抱着这只吃,吮了半天却是一点奶水都没有,就把奶头拱开了,这下闹得越发厉害了,嗓子尖细地哭叫着,脸憋得通红。香妹挤了挤奶头,却怎么也挤不出奶汁来,一丁点都挤不出来,这才明白这只奶没通。小树叶还在闹,香妹没法子,只得把那只吃熟的又给了她。木生在一边笑,咱家的丫头还真行啊,拗着哩。

木生在城里打工,香妹临产的前一天回来的。香妹说,你回来做什么,这年头挣点钱不容易。说是说,心里却暖暖的,毕竟是女人的一个坎儿啊,丈夫能早回来她当然高兴了。这孩子也真是乖,一落地居然还睁开眼冲木生笑了笑,这就把他高兴坏了,伸出手要抱女儿。香妹却把孩子护住了,去去去,哪经得住你折腾呢,去给孩子想个名儿吧。木生笑笑,就歪着脑袋想,想了半天,一拍大腿说有了,就叫小树叶吧,我叫木生,她叫小树叶。香妹说,好好好,这名儿特别。木生本来很贪睡的,得了女儿,乐得几乎是找不着北了,半夜里竟也起来帮着换尿布。香妹身子是虚弱极了,又不敢吃别的,上顿下顿只是喝点小米稀饭。木生怕她饿着,买回一大堆东西,让香妹吃。香妹说,你还真舍得啊。木生的妈也是批评,这不是浪费吗。又说,男人啊,有了孩子,就懂得疼着女人了。

看着香妹泉眼般旺盛的奶水,木生忽然想起了什么,说他们老板的二奶也生了。香妹眉头一皱,二奶?你们老板还有二奶?木生说,当然有了,如今的有钱人都很会活。香妹摇摇头,跟上这样的老板,你可不能学坏。木生说,我哪有老板那么多钱呢。香妹嗔怒说,有了钱也不能学坏。木生连连点头,那是那是。又说,那女人怕坏了体形,做了剖腹产,生下了也不给孩子吃奶,听说是怕奶子下垂了。香妹眼睛睁得多大,这样啊。木生点点头,我们老板也没办法,只得给孩子雇了个奶妈,这个好像不满意,奶水不多,想换一个。香妹摇摇头,自己的孩子都不奶,让谁奶呀?木生说,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

香妹又要说什么,却觉着右边这只奶又开始胀疼了,憋得慌呢。昨晚她就给胀得没大睡好,本来身体就虚着呢,一折腾就更有些疲惫了。为这事,木生的妈也很犯愁,去找过邻居,指望她的儿子帮着吸吸。木生的妈把木生买的香蕉分出几瓣塞在那孩子手里,那孩子拿了吃食,却不肯吸奶。不管木生的妈怎么说,怎么哄,硬是一点忙都不肯帮。香妹也眼亮亮地望着这孩子,掀起衬衫,说吃吧,姨的奶香着呢。那孩子有五六岁了,看到几个人都盯着他,说了句姨你的奶真大,大得像只葫芦,一扭头就跑得没了影儿。

香妹和男人这边说着话,木生的妈进来了,问她那只奶通了没有。香妹摇了摇头。木生的妈看了儿子一眼,说,你就这么看着你媳妇受罪?木生说,我又帮不上忙。木生的妈忽然笑了,对香妹说,我这儿子真够笨的。香妹也笑。木生的妈推了儿子一把,快去吧,你去吸。木生脸一下子涨红了,摇摇头,我哪能跟我女儿抢口粮呢。木生的妈说,都这时候了,你媳妇正窝心呢。木生又笑了,妈,这你别管。木生的妈好像明白了什么,关上门出去了。木生盯着香妹问,真是日了怪了,怎么一只通了,一只不通。香妹说,你真像你妈说的,笨,这还不是你的原因吗。木生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,呆头呆脑地望着自己的媳妇。香妹就牵过他一只手,说谁让你这只手偏心,只顾着一边享乐呢。木生终于明白了,摸着脑袋笑出声来。

香妹说,别光顾着傻笑了,快点帮我吧。

木生还是不肯。

香妹说,你不听我的话,听不听你妈的?

木生不假思索地说,当然听了。

香妹说,听,那就帮我吸呀。

木生便明白了,头摇得拨浪鼓似地,不听不听。

香妹说,不听你妈的话,那听不听我的?

木生真的有点为难了,一个大男人吸女人的奶怎么说也有点不厚道,但眼下看来是不吸不行了。香妹笑着把他的脖子揽过了,压着,木生挣扎了几下,便叼住了香妹的奶头,香妹叫了一声,轻点,你咬疼了我。木生有点不得要领,嘴是忙乎得很,却怎么也吸不通,就有点气馁了。这只没吸通,那只却又掉下了奶汁,有几颗竟然落在了他脸上。香妹又笑,替他擦去了脸上的奶汁,说,你也真是笨,接着吸。木生就继续用功,到底是功夫不负有心人,谢天谢地,终于是吸通了。香妹忽然笑了,问,好吃不?木生摇摇头,不好吃。香妹又一笑,好吃也不给你。木生说,我还不吃呢。小俩口玩笑了半天,香妹说,你去上班吧,老守着媳妇哪行呢。木生说,我走了你怎么办。香妹说,有你妈呢。木生说,也是,那我明天就走吧。香妹说,走吧,等孩子过了满月,再回来看吧。

木生就走了。

木生的妈知道女人月子里最容易落下毛病,就精心地侍候着媳妇,不让她生气。香妹的妈前年就去世了,当婆婆的不比亲妈,她不能给儿媳留下话柄,何况香妹也是个好媳妇。饭是精心地做,说是精心,其实也就是把稀饭熬好,调剂着炒几个菜。月子里的女人不能贪吃,菜吃多了,孩子就会跟着拉肚子。稀饭又不能太稀了,那么大一个人,光喝稀饭怎么行呢。木生的妈就尽可能把小米稀饭熬得稠一点。香妹也知道不能多吃,但有时嘴馋得很,只多吃一点,孩子就闹肚子了。然而,不管怎么说,奶水还是很充足,小树叶呢,是越吃越好看,两个小脸蛋胖嘟嘟的,引得村子里的女人都来看,夸这孩子好看,又夸香妹的奶水好。香妹自然是很自豪了,心情好了,奶水就更充足了,这就让她很满足,就好像替小树叶存了许多粮,再有什么饥荒也不怕了。

香妹出了月子没几天,木生就回来了。

看着小树叶奶得那么好看,木生抱了又抱,亲了又亲。香妹当然高兴,问公司这几天不忙吗。木生说,忙倒是忙,不过老板知道咱们有了宝贝女儿,让我回来看看。香妹说,看不出你们老板还挺关心人的。木生怔了一怔,那是那是。香妹就觉出了什么,问他是不是心里有事。木生摇摇头,没什么事,真的没什么啊。香妹有点不高兴,你这样子还是我男人吗。木生知道瞒不过,只得说了实话,说我们老板知道你的奶水好着呢。

香妹说,你什么意思,说明白点。

木生笑笑,还是不说了吧。

香妹说,吞吞吐吐的算什么,我是你媳妇,有话还不能跟我说?

木生迟疑了一下说,我们老板想把孩子抱来,让你奶着。

香妹半天没吭声。

木生的妈正忙活着做饭,听了这话,就进来了,说你不说,你们老板能知道?你媳妇刚出月子没几天,身子上得去吗?也真亏你想得出来,一个小树叶就够她忙活了,哪能再奶一个?木生红了脸,说,那我明天给我们老板回个话,就说这事先搁一搁。说罢一眼一眼地瞟香妹,好像在问你什么意思呢。香妹感觉到了丈夫的目光,想了想说,你在人家公司,既然说了这话,就得守信用,让他来吧。木生摸着后脖颈说,怕你吃不消,不如还是推了吧。

香妹说,你也别推推靠靠了,给他回个话吧,反正我的奶水小树叶也吃不了。

木生脸上有了喜色,当下给老板打了个电话。

晚上睡下了,香妹偎在木生怀里,说,你们老板明天来,我这样子见得吗?木生笑笑,我媳妇这么好看,还怕见个城里人?你不知道啊,我们老板也就是有几个臭钱,半大老头了,肚子挺得像怀了娃娃,别扭着呢。香妹说,那你还这么听他的话?木生摇摇头说,不是我听他的话,是他有钱,给我发工资,我不听他的话,总得听钱的话吧。香妹摇摇头,你好像一说挣钱就来劲,钱也得慢慢挣啊,能挣来的咱挣,挣不来的还不挣呢。木生说,话是这个话,可谁不想多挣点,这么跟你说吧,最近公司里有个主管的空缺,顶了这个缺,能多拿点钱呢。香妹说,我就知道你有心事,你好了就行。

可是他们等了一整天,却没见老板的影儿。

木生急得不知怎么才好,想打个电话问问,又不知该怎么问。香妹说,这又不是我们求他,是他求我们,你放宽心等不好?木生说,理是这个理,可是他不来肯定有原因。香妹说,那么大一个公司,人家也许是忙,顾不上来吧。木生说,不能吧,现在他最上心的事就是雇个奶妈。香妹说,你就这么肯定?木生说,我跟了他那么久,当然了解他。香妹忽然说,是不是那个二奶也是你介绍的?木生脸腾地红了,你净瞎想,我哪有那能耐?香妹说,是不是有了那能耐,你就会去胡来?木生急了,我哪有你想的那么坏。香妹说,谁知道呢。夫妻俩就一搭一句地拌起了嘴,后来香妹眼里就有了泪,木生意识到了什么,赶紧刹住了,一个劲地陪不是。香妹说算了算了,我不和你争。就背过身睡了。

早晨,小树叶睡醒后要吃奶,拱了半天却是一点都没吃上,就天翻地覆地闹起来。香妹心疼了,说夜里还好好的,怎么就没奶了。木生自然也急,怎么回事,怎么能没了奶呢。木生的妈听到孩子的哭声,也跑进来了,跟着叹气。偏偏这时候,木生接了个电话,接了后更急,在屋子里走来走去。香妹说,你坐下好不好?木生说,我们老板要来了,一会儿就动身。

香妹说,这可怎么办。

木生的妈忽然想起了什么,说,快去买只炖猪蹄,吃猪蹄能下奶。

木生就十万火急骑了摩托车去了镇上。

半个小时后,木生带回了几只烤得香喷喷的猪蹄。怕猪蹄凉了,木生把它们用塑料袋裹了个严严实实,拿出来时还冒着热气。木生的妈劝香妹趁热吃下,木生也一个劲地劝,香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好像是怕冷了那娘俩的心意,一口气啃了半个猪蹄,盼着吃过了就能下奶。木生说,都吃了吧,怎么不吃了。香妹说,油腻腻的,怎么吃得下。木生的妈说,是不能吃了,吃多了也会压了奶水。木生摇摇头,这会儿不是一点都没有吗。木生的妈说,哪会有那么快?你可得护着你媳妇点,别让她生气。木生点点头,我哪敢惹她生气,我要敢,小树叶也饶不过我。虽是这么说,木生心里却急得很,担心老板会突然进了门,那他就不好交待了。

太阳是越挂越高了,屋里屋外热气腾腾的。木生觉得胸膛里好像爬进了千万只蚂蚁,搞得他心神不宁,坐卧不安。小树叶呢,闹得更欢,哭得几乎要背过气去了。木生问,还没奶?香妹羞愧地低下了头,很有点对不起丈夫那半只猪蹄的意思。木生的妈说,不能急,越急越不行,还是先去买袋奶粉冲着喝吧。木生在那里愣着,半天才听清了他妈的话,就又去了小买店。奶粉买回了,却忘了买奶瓶和奶嘴,摇摇头,便又出去了。木生的妈说,你也别有气,爸爸也不是那么好当的。木生的妈唠叨着,用开水在碗里冲了奶粉,凉好后又倒进了奶瓶里,给了香妹。香妹抱起小树叶,把奶嘴寒进她的小嘴,孩子却怎么也不会吸,可能觉得味道也不对,嘴一拱一拱的就把奶嘴拱到一边去了。小手扑腾着,脸是憋得更红了,嗓门奇大,好像不这样,香妹就不会喂她奶。香妹急得眼里都有了泪,说这可怎么办,把孩子饿坏了怎么办。

一家人正急着,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。木生怔了一怔,说,肯定是老板来了。香妹说,那怎么办。木生的妈说,来了就来了,让他进来吧。木生早跑出去了,出去一看,果然是老板的车。一辆黑色的奥迪。木生看了一眼就有些急了,连老板的二奶都来了。老板下了车,又绕到那边把车门打开,那个女人就抱着孩子下来了。木生想这就是老板的孩子吧。老板呵呵一笑,握了木生的手,说昨天有点事情耽搁了。木生说,没事,知道你忙。又说,都等着你们来呢,还以为不来了。那个女人笑笑,说怎么能不来呢,知道你媳妇奶水多,他是有事。木生唔唔了两声,领着他们进了门。

木生的妈说了声来了,就退到后边去了,目光却扫着那个女人和她怀里的孩子,好像他们一来,小树叶就没奶吃了。香妹抱着小树叶,小树叶本来哭着闹着,这会儿却安静下来了,眼黑黑地看着那个女人怀里的孩子。木生忙着让坐,老板却不坐,那个女人也不坐,老板看着香妹,那个女人也看着香妹,香妹的脸就腾地红了。老板好像觉察到了什么,目光就移到香妹怀里的小树叶身上了。小树叶吮着手指也看着他,好像还做了个鬼脸,老板就笑了,说这孩子怪聪明的。那个女人看了老板一眼,目光又落到香妹的胸前了,目光是审视的,挑剔的,看得香妹脸又红了。木生真害怕这个女人突然说一句,让我看看你的奶子,真的奶水很多吗。好在小树叶这会儿不闹了,不问香妹要奶吃了,再闹起来,那就漏馅了。他在老板面前吹了多少次呢,说香妹的奶水多旺,旺得像泉眼。现在,老板这是来面视了,来考察了,就像当初他去老板的公司应聘,老板也要面视他,考察他。那个女人呢,好像是终于看够了,目光也移到了小树叶身上,忽然说,这孩子奶得还是真好看。木生悬着的心就落下了,脸色也自然了些。

泸州癫痫医院哪家好
应如何的治疗癫痫疾病
什么药治疗癫痫病更好

友情链接:

绳之以法网 | 黄金岛公会 | 长沙名小吃 | 产后天子宫大小 | 京剧花脸名段欣赏 | 男孩穷养 | 止损委托